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夜道行 > 第二章 梵论佛僧

第二章 梵论佛僧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跛子,你咋了?”
  “你知道我嘴笨说话直,唉,你就当我没说嘛。”
  “跛子,你说句话啊。”
  小摊唯一的竹灯笼在挂杆上摇摇晃晃,面摊主人是个沟壑纵横的耋耄爷子,卖了一辈子食儿摆了一辈子桌儿,倒也悠闲自得乐在其中,每天起早贪黑和粉揉面,已成习惯。
  老爷子身体硬朗,单手持拿一双长筷在热锅里搅来搅去,丝毫未有手抖。许是灯火昏暗的缘故,老爷子抬头瞅去,只见伫杆颤动灯笼摇曳,可眼下锅边热气腾腾,他丝毫未觉有凉风拂面。
  老爷子径自抹了额上溢出的蒸汗,半哑的嗓子自言自语,
  “怪咯怪咯,鬼鬼来咯。”
  王大麻二人每次来蜀水城内置物时,都会来老爷子的小摊吞几碗汤面,这老爷子年纪大了,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胡言乱语,他也见怪不怪。
  这当儿,周跛子还是顾自垂头缄默不语。
  “跛子,你再不吃,面都要凝成一团了。”
  王大麻有些愠怒,筷子的敲打不禁加大起力度。
  “喂!说你两句,不至于这样吧?”
  周跛子腰背颤动一刹,王大麻眼尖,瞧他有了动静,连忙收回筷子,
  骤突间,小灯笼的火捻儿无故断裂,旮沓摊瞬晌被拉扯浸入黑暗,
  举目黑茫中,王大麻须臾成了瞎子,
  “鬼吹灯咧,鬼鬼来咧。鬼吹灯咧,鬼鬼来咧...”
  老爷子开始无休无止的乱说八道,让王大麻腹中生火之余亦感到毛骨悚然,
  王大麻逐渐听到老爷子在神神叨叨的间隙,拨弄起竿上的小灯笼,随即他莫可明宣的舒了一口气,但他也说不出自己楞啥紧张。
  半晌,老爷子终于接上了断裂的灯捻儿,旮沓面摊顷刻重归昏亮,
  “跛子,你再不...”王大麻顷刻舌桥不下,
  他瞪圆双目,瞥见阴暗的墙角里,正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烂布女子,他看见女人肤色诡白,白得犹如病入膏肓犹如鲜血流尽,又白的刺眼,直刺他的双眼,刺向他灵魂深处名为恐惧的魂根。
  更叫他胆骇欲裂的,是她只有一道眉毛,一只眼睛。
  她那只大如圆盘的眼睛里暴满血丝,正死死的注视这边。
  王大麻感到血流涌入大腿,想要起身逃跑,但他用尽了力气也难以拔动腿根,
  “跛子,跛子!”他失魂落魄的呼喊眼前无动于衷的周跛子,
  老爷子又开始慢慢撩动锅里的面条,杆上的短竹灯笼又开始晃晃悠悠,
  面条在锅里荡来荡去,与水擦出刺耳的噪音,
  王大麻脚掌不停的点跺在地,试图跷动被浇灌禁锢的双腿,
  他看见惨白女子开始踱出步子,走出墙角,
  “老爷子!老爷子!跛子,跛子,周跛子!”
  王大麻声嘶力竭大呼小叫,老爷子依旧麻木不觉,心无旁骛的搅动着面汤。
  周跛子身子乍然抽搐一瞬,这次动静更甚方才。
  惨白女子红浊浊的眼珠突然疯狂搅转,接着徐徐张开嘴巴,
  王大麻惊骇欲绝,看着她嘴巴展开的愈来愈大。
  那张嘴巴挣至皮开肉裂张至筋肉断连仍在扩张,接着,他悚耳听见她颚颈处的骨骼被挤压的咯咯咔咔的发出声响,可嘴巴还在延展,直到其血肉模糊的下巴即将触碰到锁骨位置时,才得以停止。
  蔓延至脖颈撕裂而开的巨大口腔里,长满了非人口齿的绿色牙针,牙针密密麻麻,
  “呜呜呜呜...”层层排排的针齿肉皮中,传出女人凄厉渗人的哭声...
  灯火骤然熄灭。
  ...
  高筑楼瓦上,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