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夜道行 > 第十九章 棋落天元

第十九章 棋落天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白棋这边似乎若有所思,
  “当时我与宗主也犯了难思,细微划谈了更多旁支末脉,诸如三道四节中的何为本何为从、何为宗为次,何为大何为小如此种种,还是没能捋出个明绪来。所以,我们不得不再次注入灵力,使得玄镜继续重现光景。”
  “这小子。嘣出来一个我们想都没敢想过的答案。”
  捏着黑棋的手有些安耐不稳了,“陆兄你可急死我了..念希究竟说了啥啊。”
  “他答,'浮我本心即是道,三道两相皆可杀'。”
  “好一个沉心问己就是证得大道!三间正邪亦可一并屠之!如若不是亲眼瞧见念儿从小长大,我还以为是哪个叱咤道途的逍遥疯子,在此口出狂言。”
  “我与宗主也没料想到,这寻常看似与世无争的清寡徒儿,竟会这般语出惊狂。细细一想,也不无道理,自古正邪不两立,于正于邪,只可取一,试问如何对相处之?玄镜亦未亮明说清,是关乎这两仪两派之间的争端?或是处于天地人这三大道局的瓮中人如何酌念与彼相处..?多面玲珑、区别对待又太过冗杂烦麻,倒不如随心所欲以心为道,无论正恶,无论明暗,误了我道,那么三道十二差,都可以一视同仁的杀灭..”
  “这是什么哪门子的道?”
  “这,就是他自己的道罢。想当初,我等一辈初入修途之时,亦不是人人都狂妄遥想过杖降飞龙证得大道?呵呵。”
  “年少轻狂我自理解,可我总觉得第二句话,不像是出自念儿之口..那,玄镜对豆丫头又有何问?”
  白棋被捏在手中搓揉,久久不定,
  “比起萧念希,玄镜对红豆这丫头的问道,反而更加教人灰思迷离。”
  “倒不应该啊..陆兄,你这次能否一次述完,我这老头怕是再经受不住你的慢腔慢调了..”
  白棋一不小心跌至棋盘上,它摇摇摆摆晃晃悠悠,竟分毫不差的定静于在棋盘天元交线的正中,
  “玄镜问豆丫头
  将问已问,
  已无可问,
  无问之女,
  为何复来?”
  叮的一声,黑棋也溜溜的滚在棋盘上,但转动了半圈,却落到盘外。
  “这四句十六字...又是何意...”
  ...
  雹雨一颗一颗砸下,先淅淅沥沥,后哗哗啦啦。
  雨势比昨日更见甚,老人争分夺秒的查漏补顶,巧儿则盯着院外,忧心不已。
  萧红豆径自走到了屋檐下,怔怔出神。
  凤栖村西北,穿过相邻的凤鸣、凤飞两村,越过几十亩衰败的垄田、豌丛,再跃之一片亏欠生机的桑木林,便可临近那座所谓的青山。
  青山山麓,有一间破落祠堂,它在暴雨的冲刷下显得岌岌可危,仿佛时刻都有坍塌的险像。
  其内蛛网密布,堂间奉有土地神像,边旁烧着堆柴火,火旁,有三个身穿四不像道袍的修行者围坐取暖。
  “他妈的,我还以为我们加入了这白阳宗,就可以安生修炼,过过巴适日子了。哪个想到,竟被使唤打发来守这破屋烂庙!”骂腔的,是个胡子拉碴的壮汉。
  “莽娃,你还是少说两句吧。待会叫别人听见了报给宗主听,咱们都得遭殃咧,你又不是没听说过宗主的心狠手辣..”接话的,是个身骨瘦小的蜡面女子。
  “怕啥!这边就只有咱仨人,哪还有别人嘛!”
  “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...”
  “瞎瞎担心,哪来这么多万一,你这娘..”
  “你想说啥!?给老娘敞开了说!”
  “我是说你怕个鸟啊!嘿嘿,不过这边好像连只野鸟都没有哦。只有老子裤裆里的一只大鸟,你这婆娘怕不怕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