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夜道行 > 第四十章 酿造醇言

第四十章 酿造醇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与此相对的,鲁明亦获知了面前低矮魁梧的圈胡大汉来历。
  这肌肉结实的汉子,名叫刘诠,年岁算上来要比鲁明大上一轮。虽然他不似粗犷样貌所显示得像个猎人,但也相差不离七八,他正是杏花坞内有名的打铁铺的匠人。
  看来,年复如常在火星四射的炉前汗水淋漓抡铁挥锤,让刘诠不光打出了坚固无比的铁器,更打出了一副如同钢汁浇灌的身材。
  相比之下,鲁明倒显得手无缚鸡之力,好在他身为读书之人,也不在乎这些。
  从更深入的交谈中,刘诠借着酒劲滔滔不绝的道出了自己的过往。
  让鲁明感到巧合的,是刘诠过去竟与自己一样,也曾抱有他日云履高位、一览众小的鸿鹄志向,只奈何满腹经纶无人赏识,满腔热血进蜀赶考落得个不尽人意的下场,所以他心灰意冷之下领接了家族传统,担守起祖宗传承的炼铁手艺,当上了刘氏铁匠铺的接力人。
  “难怪听闻刘兄言论如同文人骚客,原来是与在下有着相同的境遇。”鲁明感慨道。
  “虽说天高海阔任君游,直挂云帆济海去,年少轻狂之事,现在想想,对我只是空余愁孽罢了。”刘诠又撕开一坛醉红尘。
  遇见鲁明,勾起了他对往昔的追忆,曾经的他,又何尝不是一位怀揣大志的白衣书生。
  一朝澎湃去,黯然失心归。这又是多少彼此相似的年轻君子的遭遇?
  理想遇见现实,得来的往往不是微乎其微的雨淋风吹,而是毫不留情的当头一棒。
  刘诠又回眼此刻的自己,却业已堕成了不修边幅的稀发男人。他此刻幡然醒悟,回忆起昔年在宴上说书的柔情公子,原来,那才是他梦寐以求中重寻的自己,只是这一切,已经被风吹得面目全非了。
  剪不断过去,散不尽离愁的人,正是自己啊。
  “干!”
  刘诠直接端起酒坛,在周围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,大灌入喉。
  刘诠的一个干字,重为四声,他告诉鲁明的,并不是干了眼前的酒。
  鲁明抓起大碗,倒至漫出,对刘诠肃然起敬,“干!!”
  这简单的两横一竖,蕴载了刘诠十余年失落的沉思与突如其来的醒悟。
  刘诠告诉鲁明的,是跟命运对着干!而且还要他妈的放手去干!!
  酒水在咽喉咕噜咕噜,纵使鲁明胃里已经翻江倒海,可他仍然热泪盈眶着。
  他心里头那原本沉寂良久的星星之火,这时骤然熊熊燎原,烧成了一汪铺天盖地的惊世之炎。
  他雾眼迷胧,凭借自己的凡胎肉眼望穿苍宿,暗悟其质。只是此刻轻不更事的鲁明,并不知晓这一刹的顿悟,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  哐当一声,酒坛碎地,一人应声倒下。
  哐嚓一声,大碗破裂,一人趟在地上。
  “呀!刘铁匠居然醉倒啦!”
  “这个年轻人看麻咧也是喝醉了。”
  “啷大个碗喝红尘酒,哪个不醉才怪嘞~”
  “可惜啊,喜宴还没正式开始哩,这两人咋个就喝倒了啦?”
  “醉红尘酒原来那么醉人啊?”
  “那不是嘞,你去试试,俺保你三碗就倒咯。”
  “呼呼,我才不喝,你这家伙又想看我出糗?”
  “哈哈哈..”
  不少人围了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,叽叽喳喳的惊讶、打趣、担忧、嘲笑、好奇的说道。
  见着这边儿出现了状况,两个难得休闲的门房啃着酱卤鸡腿挤了进来,刚好瞅见了醉卧在地的一瘦一壮两人。
  个矮的门房使了个招呼,个高的门房便挤了出去,不一会,又拉来了几个人高马大的门房,将地上的鲁明和刘诠给抬上了托架。
  两人被拉走后,个高的门房又吃起酱卤翅膀,
  “嘿嘿!大家伙儿继续好吃好喝呀!咱们坞主老早就为醉酒客和远来客准备了干净卧房,刘铁匠和远道而来的年轻人呐,稍后就会成为咱们今晚杏花小院特供的首两位住客咯。”
  “诸君恣意吃喝哈,今晚咱杏花宴的来客困了有房住,醉了又人抬,嘿嘿,咱坞主说了,不收各位褡裢里的银钱,只期望呆会儿新人鸾凤过来洒喜的时候,咱这边儿鼓掌可得热烈出力些哟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