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我和空姐的荒岛生涯 > 035 白色诡影

035 白色诡影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凌汐雪低头在洞里把每一个角落都嗅了一遍,突然,她在一个椰子球边上停了下来,抱起那个椰子球闻了闻,确实有股发酵的味道,仔细一看,这是个已经打开的椰子,放在角落里,
  
      凌汐雪一拍那椰子球,突然像明白了什么,她抬头对我说:“估计是那椰子打开以后没有喝完,球里的汁水发酵成酒了,”
  
      我接过凌汐雪手里的椰子球闻了闻,果然有股浓郁的酒香,便试着倒了点时嘴里偿了偿,别说,还真有点啤酒的味道,就是味道啤酒甜一些,比啤酒更爽口,我高兴地对凌汐雪说:“我们可以自己酿酒喝了,”
  
      “你不是说真的吧,这样也能酿酒,”凌汐雪有些难以置信,
  
      “酒就本来就是通过微生物发酵而来的,这个我们打开忘记喝掉的椰子球里散发出酒味已经证明一切,”我道,
  
      凌汐雪也不好反驳什么,反正这里有得是椰子,只得无奈地笑道:“既然你喜欢就酿吧,别喝醉了发酒疯就行,”
  
      于是,我又开始当起了快乐的酿酒师,我一口气砸开了五个椰子球,把它们放在山洞的一角,让它们静静地发发酵,十几天后,果然酒香四溢,
  
      开酒喝的那一天,我又做了一次叫化鱼,还有烤鱼,烤面包果,以及香蕉,芒果排了一大堆,
  
      我喝了两个椰子球的椰子酒,凌汐雪也喝了一个,我们两人最后都借着酒劲发酒疯,跑到大海边坐在礁石上开始唱歌,你唱一首,我唱一首,直到把我们两人这一辈子会唱的歌都唱了一遍,嗓子也唱哑了才罢休,
  
      唱完歌我们两人便抱头痛哭,哭完又相视大笑,直到闹得筋疲力尽,才直接倒在礁石上睡着了,
  
      第二天早上一轮红日把我们从醉梦中叫醒,我和凌汐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便起身回到山洞,
  
      凌汐雪的脚伤已痊愈,我考虑再进一次山探探情况,
  
      决定后,我们两人就开始为远行做着准备,
  
      首先是尽量多烤一些面包果带着路上做干粮,现在有椰子叶编成的袋子可以盛装,带起来也方便,
  
      其次是找一个植被不那么茂密的路线走,以免像上次一样,掉到山沟里都不知道,
  
      我说,我去找水果的时候,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入口好像石头偏多,植被较少,可以选择从那里进山,凌汐雪表示赞同,我们两人把晒干的海鱼干和烤好的面包果装入袋里,又装了几个椰子和芒果,还把凌汐雪编的睡袋也带上,收拾停当,早早睡下,第二天一早起来吃饱了饭,背上行装就出发,
  
      我领着凌汐雪走到一个小海湾处,果然见那一片山坡树木不多,山上大小石头裸露在地面上,远远看去像个怪石阵,
  
      我和凌汐雪一前一后,顺着石头的缝隙往上爬,天气异常闷热,骄阳似火,烤得我们我们两人浑身大汗,咽喉直冒烟,
  
      可这一路上都是低矮的杂草,连颗大的点的树都没有,我们两人只得咬牙继续住前走,等找到阴凉处再休息,
  
      走了约一个小时我和凌汐雪终于看到一颗参天大树,那树干足有四五个人合抱那么粗,且叶阔枝繁,像一把巨型的大阳伞,
  
      我们两人加快脚步冲进树阴里一屁股坐在地上,我从包里拿出一个椰子,在旁边找了块石头砸开,先递给了凌汐雪,凌汐雪喝了几口便递回给我,那我一口气就把凌汐雪喝剩下的椰子汁全都喝光,把空椰子壳随意往旁边草丛一扔,
  
      只听草丛里传来了“咩”地一声,我们两人惊得从地上跳了起来,凌汐雪吓得躲到了我身后,
  
      我壮着胆子悄悄地往那声音传来的草丛移步过去,只见一只小羊跪在草丛中,可怜兮兮地看着我,我刚才扔掉的椰子球也在它的身旁,估计是刚才无意意扔到它身上了,
  
      我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下,便回头对凌汐雪说:“没事,好像是一只小山羊,”
  
      凌汐雪听了急忙走上前去探头往草丛看,果然是一只小羊孤零零地趴在草丛里,深咖啡色的毛上沾满了泥沙和杂草,两只又黑又亮的大眼睛闪着无助的光,
  
      于是凌汐雪大着胆子走近了小羊蹲下摸了摸它的头,那小羊倒是不躲不闪,却抬头用它那两只闪亮的大眼睛看着凌汐雪,
  
      凌汐雪顿时母性泛滥,帮小羊拣掉了身上的泥沙和杂草,又把它抱了起来回到大树下,
  
      她竟然拿了根香蕉剥了皮给小羊吃,那小家伙果真伸出知头津津有味地舔食起来,
  
      “它的脚好像受伤了,”一直在一旁默默看着凌汐雪献爱心的我突然说道,
  
      “受伤了,在哪,”凌汐雪吃一惊,
  
      “在左前脚,你看,”我伸手指了指那只小羊的脚,
  
      凌汐雪低头一看,果见小羊的左腿上有一个伤痕,血迹虽然干了,只是还在流血水,关节处似乎还有些肿,
  
      凌汐雪终于明白它为什么躺在草丛里了,可能是腿骨折了,便越发怜惜起那小东西来,
  
      “我们带着它走一段吧,要不它在这没吃没喝的会饿死的,”凌汐雪跟我提议道,
  
      我笑道:“既然你这么喜欢,就带着吧,就当养了只宠物了,”
  
      于是我弄了些自己的口水将小羊伤口上的血水洗净,在老一辈人都有一种说法,他们都认为口水是最好的消毒液,平时如果被蚊虫叮咬了,都会习惯性地在被叮的地方涂上点口水,很快就可以消肿止痒的,
  
      洗净了伤口,凌汐雪又让我摘了两片宽厚的树叶和一根细藤,把树叶围着的小羊的伤腿裹了一圈子,又用细藤捆扎好,以防止二次受伤,
  
      一切就绪,我们两人收拾上路,那小羊一直在凌汐雪怀里乖乖得非常听话,我要抱一下凌汐雪就是不肯,
  
      下午继续走了一段怪石坡,慢慢地树木又多了起来,一直到太阳快要落山,我选了一块较为空阔平地决定住下,等明天再继续走,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